热门搜索:

法楚休都已经完全掌握了其中消耗最大的便是圆满宝瓶印跟这日轮印

时间:2018-12-24 21:07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只可惜吕瞳此人执拗倔强,他一旦做出了决定,有时候连程不讳都劝不住,更别说他已经心怀死志了。
 
    程不讳心中焦急,立刻便想要出手阻拦。
 
    实话实说,程不讳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得知了吕瞳竟然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他的确是心情有些复杂。
 
    不过程不讳心胸宽广,他也很快便想到了事情的关键。
 
    青龙会只是杀手组织,所有青龙会的杀手都是雇主手中的剑,雇主手中的刀,是没有感情的杀戮兵器,他真正的仇人其实还是雇佣青龙会是杀人的那个人,而不是吕瞳。
 
    那时候就算吕瞳不出手,青龙会也会派其他杀手出手灭了他霸剑山庄的,所以这只能说是一个巧合跟误会。
 
    只不过程不讳是看开了,但偏偏吕瞳却是没有看开,非要用自己的性命去还他一命,这又是何苦来哉?
 
    不过程不讳刚想要动手,楚休的身形已经出现挡在了程不讳的身前,面无表情道:“程大侠,眼下一出大戏才刚刚开始,可不能让你打断了,现在你的对手是我!”
 
    “滚开!”
 
    程不讳厉喝了一声,眼中赤红,露出了一抹汹涌的杀机。
 
    他之前跟楚休为敌,可以说是为了保护秋冬茂,再往高大上一点说,乃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
 
    而现在,他则是真的想要杀了楚休!
 
    随着楚休的一席话,江东五侠已经彻底决裂,哪怕他们今日不死,他们也再回不去从前了。
 
    而且也是因为这楚休,他的三弟竟然想要去找他的二弟拼命,这是程不讳绝对不能容忍的。
 
    哪怕是董相宜真的有野心,只要他没真正动手,程不讳也不想丢掉他们之间那数年的兄弟之情。
 
    但随着楚休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却是害得他们兄弟相残、彻底决裂,此时的程不讳却是真的对楚休动了杀心。
 
    轻岳重剑之上爆发出了无边的威势来,空气中强烈的音爆声直接传来,势大力沉的一剑当头向着楚休斩来,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威势。
 
    以前面对程不讳时,其实楚休也是留了一些力的,不过这一次楚休却也是动了杀机!
 
    大幕已经拉开,江东五侠既然已经铁了心要拦他,楚休也不会手软股息。
 
    其实他还是很欣赏程不讳这种人的,只可惜欣赏归欣赏,他却是绝对不会去做程不讳这种人,而且欣赏也并不代表楚休就会手下留情。
 
    就在程不讳出手的一瞬间,楚休智拳印轰出,网罗天地,封锁空间。
 
    程不讳的重剑在智拳印布下的罡气大网当中艰难的冲破着,但速度却是缓慢到了极致。
 
    而与此同时,楚休手中的天魔舞却是变得邪异无比,强大的魔气跟猩红色的血炼神罡融合在一起,互相交织着,斩出奇诡邪异的阿鼻魔刀!
 
    不过这一次楚休却是没动用那强大的刀势,而是选择接引阿鼻魔刀所带来的魔气入体,化作诡异邪崇的刀势向着程不讳斩来。
 
    之前交手中楚休不仅在磨练着自己的境界,也是在熟悉着程不讳的武道路线。
 
    其实程不讳此人所掌握的武道并不算是太强,无论是内功还是招式都只能算是普通平庸这一类的。
 
    毕竟他出身的霸剑山庄就一个小庄子而已,这些年来程不讳也没有拜师,也没有选择投靠其他势力,他这一身力量都是通过江湖厮杀得来的,简单直接,就是以力破万法。
 
    而楚休的武道则是要比程不讳复杂多了,堪称是奇诡多变,该霸道的时候霸道,该邪异的时候自然也是邪异无比的。
 
    智拳印布下的罡气佛光还没有消散,楚休的阿鼻魔刀便已经带着血色罡气斩来,刀势诡异多变,两相结合,竟然有一种极其神异的感觉。
 
    程不讳一脸的杀机,手中的轻岳剑上爆发出了璀璨的锋芒来,重剑的剑身都好似有着千钧之重一般,完全就是在硬碰硬一般,不顾自身的内力消耗去跟楚休硬撼。
 
    在那堪称是纯粹的力量之下,无论是智拳印的空间封锁还是阿鼻道三刀接引来的魔气,纷纷轰然碎裂!
 
    这一连串的攻击之下,虽然楚休的攻势纷纷被破,但实际上消耗最大的却是程不讳,此时他也是最为着急的,因为那边董相宜跟吕瞳已经开始交手了。
 
    吕瞳是当真是不怕死,或者说他这次已经准备好了要为程不讳赴死了。
 
    所以在跟董相宜交手时,他几乎是动用了拼命一般的攻势,竟然打的实力比他更强的一线的董相宜步步后撤,根本就不敢跟其硬碰硬。
 
    毕竟吕瞳是怀有死志,但他董相宜却是还不想去死!
 
    董相宜一边抵挡吕瞳,一边大喊道:“四弟!五妹!老三疯了,你们过来帮我!”
 
    吴天冬和柳卿卿两个人眼中都是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但谁却都没有动。
 
    吴天冬没动是因为他对这两个人都有怨气,眼下看到他们打死打活的,吴天冬的心中甚至还升起了一丝快意,他自然不会来的。
 
    而且眼下吕瞳已经开始拼命,他若是贸然出手,很可能会被愤怒的吕瞳一剑斩了的。
 
    一旁的柳卿卿也是如此,她今天的脸已经丢的够多了,此时却是不想再站出去丢脸了,况且她就算是不要脸面,以她的实力就算是上去也没用。
 
    而且她想的比吴天冬更多,眼下猜疑已经出现了,楚休也点破了董相宜的心思,虽然没有证据,不过显然董相宜也是有野心的。
 
    大哥肯定是不会出手杀董相宜的,现在让吕瞳出手岂不是更好?解决了一个人的同时还可以让对方背上所有骂名,而自己则成了一个悲情英雄,这可以说是一石三鸟了。
 
    当然实际上程不讳倒也没像柳卿卿所想的那般复杂,他现在唯一便是想要救下董相宜,并且让吕瞳冷静一些。
 
    所以在楚休紧贴着他阻拦时,程不讳一怒之下,直接燃烧精血,瞬息之间轻岳之上便已经被那赤红色的血焰所覆盖。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程不讳的剑势没有轻灵,只有地坤之势的沉稳跟……霸道!
 
    那一剑斩落,楚休的魔气轰然碎裂,剑还没落到地面上,整个地面就已经在程不讳这一击下震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内缚印爆发而出,楚休的身形急退,但此时程不讳已经动了拼命的杀心,甚至燃烧了精血,岂能让楚休这这般轻易的逃离?
 
    他一口鲜血喷在了自己的轻岳之上,殷红色的鲜血却是凝聚成了一个诡异的符文,使得他那柄轻岳剑之上爆发出了万钧之力,一剑战落,周围的一切都被这一剑所牵引,在程不讳的周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罡气风暴来。
 
    这是程不讳压箱底的武技,也是他最不想动用的武技,魔道秘法,坤字剑诀!
 
 
------------
 
第三百零四章 绝境
 
    程不讳的一身武功来历很驳杂,他主修的其实就是他霸剑山庄祖传的一些简单的内功和剑法,虽然普通,但他却是凭借他的大毅力修炼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甚至能够跟一身高级功法的楚休抗衡。
 
    不过这也不代表程不讳除了这些基础的功法,他便没有什么压箱底的功夫了,这坤字剑诀便是其中之一。
 
    程不讳这些年来行侠仗义,绞杀了不少的凶徒恶贼,也是从他们的手中找到了许多不弱的魔道秘法,不过程不讳却都没有选择去修炼,因为这些凶徒恶贼所修炼的功法多数都是邪异无比的路线,跟程不讳的武道相差太大,他想修炼也不合适。
 
    唯有这坤字剑诀乃是昔日一门名动江湖的魔道秘法,八极魔典的一部分,只需要动用精血催动就可以了,倒是不用付出其他的代价,这也是程不讳这么多年来唯一修炼的一门魔功,他真正的搏命底牌。
 
    坤字剑诀的加持下,原本出手便势大力沉的程不讳此时却是更加刚猛狂暴,无尽的罡气风暴之下,地面甚至都被席卷的一片狼藉,楚休虽然有着内缚印在手,但周围的罡气却是在不断拉扯着他,将他的身形硬生生的拉扯回来。
 
    罡气风暴当中,程不讳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汹涌的杀机来,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二次这么想杀一个人。
 
    第一次是在他得知霸剑山庄被灭时,那时候他疯狂的想找出凶手将其斩杀。
 
    当然那时候程不讳想杀的不是吕瞳,而是指使青龙会灭他霸剑山庄满门的人。
 
    而现在程不讳想杀的则是楚休,硬生生毁了他们江东五侠的楚休!
 
    迎着程不讳的那一剑,楚休收刀结印,但这一次他所结出的印法却是复杂无比,耗时也是最长,直到程不讳带着无边罡气风暴的一剑来到身前,他的印法才刚刚完成,同时印法砸落,也是爆发出了无上的神光!
 
    五道颜色不同的光华在楚休的手中不断的隐现着,首尾相连,好似轮盘一般,生生不息。
 
    在字诀·日轮印!
 
    主五元,攻必克。一气生五元,木火土金水,生克制煞,五股不同性质、不同势道的攻击同时施展而出,五行之力相生相克,犹如大日轮盘转动一般,这便是日轮印!
 
    快慢九字诀当中,几乎所有的印法楚休都已经完全掌握了,其中消耗最大的便是圆满宝瓶印跟这日轮印。
 
    原本楚休是没想现在就动用日轮印的,因为最适合使用日轮印的时候应该是五气朝元境,到时候五行流转,五气合一,使用日轮印时几乎不会发生任何的反噬。
 
    只不过现在面对程不讳这坤字剑诀,那股堪称是极致的力量让楚休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动用同样强大的力量去抵挡才行。
 
    这也是程不讳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武道,没有神异的变化,只有单纯到了极致的力量,碾压一切!
 
    五色光华轮转变化,跟程不讳那一剑对撞,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一般的巨响。
 
    四周无数的罡气爆发,直接撕裂了周围的大地,让无数的碎石纷飞。
 
    身处于风暴当中,楚休拳印内的五行之力不断的盘旋崩坏着,就算他的内力已经提升到了极致也是没有用处,楚休只能动用内狮子印镇压自身,这才在那股强大的力量下坚持了下来,不过身形却是步步后撤,接连退了十余步,就连他的双臂都颤抖了起来,一丝丝血痕浮现,染红了楚休的双臂。
 
    日轮印跟坤字剑诀的对撞力量太大,甚至大到了让楚休的肉身都承受不住的地步。
 
    一缕鲜血忍不住从楚休的口中溢出,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擦了擦,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冷芒,看向那风暴当中的程不讳,因为程不讳,比他伤的更重!
 
    双方交战,其实大部分都是谁先拼命谁输的,程不讳着急了,也拼命了,但却没拼死楚休,所以死的人便只能是他!
 
    烟尘罡气散去,程不讳那雄伟的身材此时竟然有些晃晃悠悠,而且他的面色也是苍白无比。
 
    坤字剑诀虽然其意在八极之力,但却同样也是魔道功法,乃是燃烧精血搏命的秘技,其反噬可是要比楚休的日轮印大多了。
 
    抬起自己手中的轻岳剑,程不讳咬咬牙还想要出手,不过这时他却是发现那边吕瞳竟然把董相宜给逼到了极致,最后燃烧精血,自身跟他手中的避血剑之上都已经泛起了一片邪异的血红色,搏命一击,竟然直接将董相宜给斩杀!
 
    这一幕是谁都没想到的,江东五侠这五个人结义时虽然是按照年龄来的,但实际上这也代表着他们的实力。
 
    董相宜排行第二,他的实力也是第二,是要隐隐压着吕瞳一头的。
有他的小心思在,但董相宜也毕竟是跟他相交了数年的兄弟,并肩作战、相互扶持了无数次,结果董相宜却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这种结果让程不讳无法接受。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直接爆发出了内缚印的绝强速度,瞬息便已经来到了程不讳的身前,天魔舞之上魔气冲霄,直接带着强大无比的力量轰然斩落!
 
    程不讳在悲伤之中也是下意识的出剑抵挡,不过这时楚休的双目当中却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他的双目瞬间变得犹如深渊一般,拉扯着程不讳的心神沉溺在其中,不断的上演着方才董相宜被杀的场面!
 
    天绝地灭移魂大法!
 
    正常情况下,面对程不讳这种敌人,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效果有限,甚至根本就直接无效。
 
    因为程不讳的实力要比楚休更强,自身的心境修为也是极其的强大,根本就找不出什么漏洞来。
 
    而现在董相宜刚刚被杀,这可以说是程不讳最无法接受的事情了,所以楚休才利用这点将程不讳的精神力给拉入其中。
 
    虽然程不讳几乎是立刻便反应了过来,想要挣脱,但此时却是已经晚了。
 
    楚休手中的天魔舞已经落下,斩开他的重剑,在程不讳的胸口留下了一道狰狞的刀痕。
 
    若不是程不讳的反应快一些,楚休这一刀便可以彻底要了他的性命!
 
    魔气入体,程不讳一口鲜血喷出,此时他已然是重伤了。
 
    一边抵挡着楚休,程不讳一边对吴天冬和柳卿卿二人大吼道:“四弟!五妹!我们五人一起闯荡江湖这么长时间,以往的恩怨不算,这次就算是大哥求你们了,把秋公子送到墨琉城,我江东五侠的名声还在,哪怕是在地下,我程不讳也能无愧于江东五侠这四个字!”
 
    楚休手中魔刀一边不间断的斩出,一边摇摇头道:“何苦来哉呢?为了其他人的性命而不管自己的性命,就为了这么一个蒙骗你的废物,付出了这么多,值得吗?”
 
    程不讳手中的轻岳已经在接连的斩击当中出现了裂痕,但程不讳却还是一边抵挡,一边嘶哑着声音道:“人这一辈子若是只用利益来计较太累了,我们五人昔日欠了恩公的情分,现在便要还,哪怕我们付出的东西要比当日的恩情多几倍甚至是几十倍,也一样要还!
 
    不说侠义,但求,无愧于心!”
 
    楚休摇摇头,像是程不讳这种人他是真的无法理解,这是一个坚定的人,也是一个偏执的人,凡成就大事者,不说十成,起码有八成的人有着这种特质。
 
    只不过那另外两成气运就显得无比重要了,昔日楚狂歌成功了,所以他成了万万人敬仰的巨侠,而现在的程不讳,他显然是已经失败了。
 
    楚休冲着吴天冬和柳卿卿冷声道:“你们每个人我都给了你们机会,现在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把秋冬茂控制起来,等我杀了程不讳之后交给我,你们能活,而且还能活的很好,如若不然,那今天我便送你们所有人都去地府结义!”
 
    吴天冬当初是程不讳救的她,就算柳卿卿想要找一条安稳的后路,但让她就这么背叛程不讳,他们也办不到。
 
    所以两个人对视一样,一咬牙,直接架起了秋冬茂快速的离去。
 
    他们不想送死也不想背叛,那留给他们的选择就只有一个了,那就逃离。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